石家庄,这是我加入GreenFlags.ZJ之后初次来到的城市,也是我们的球队初次踏上的土地。正因如此,石门征途相较之前的客场,更多了份新奇的冲动意味。一切是未知的,这种未知可能是美好的,也可能是不美好的,而未知的存在,让我在比赛的前夜充满着期待。


5月22日的早晨,从北京西坐上火车去往石家庄,开往乌鲁木齐的Z69,好像同时驶向那片自由奔放不受拘束的土地。铁轨,给每个客场添上无限延伸的神秘色彩,也给每颗悸动的心脏安上无限延伸的血管。




到达石家庄北站之后,立刻赶往组织约定的喷绘地点。「疾风知劲草,岁寒见后凋」,我们选择用古语来表达对我们球队的意愿,哪怕再汹涌的风浪,哪怕再混乱的世上,也要拥有冲破迷雾和荆棘的不灭的勇者之心。喷绘过程在组织成员00的进行下十分的顺利,其他成员也在旁边给予了一定的协助。


喷绘完毕后,我们匆匆吃完晚饭便集体步行前往裕彤体育中心南门。携带装备的行走,一种全军突击的战斗感从心底袭来。石家庄的火爆球市,让人震撼,但我们不会等着束手就擒。时间可以被什么形状包裹?没有正确答案,也不用在意结果。形状,于存在瞬间由自己选择。我们选择的形状,是反制。没有十字架或者荆棘头环,我们可以感受,给予并且抛弃更多。




经过长时间的等待,终于迎来了进场。裕彤体育场的客队看台,我们带来的所有装备,都没有被压抑,都在这里得以被悬挂和挥舞。而看台上的呐喊,歌唱,跳跃,都让人感受到来自客场深刻的自由空气。而作为组织会员以及Brigate Zhejiang小组成员的我,深深体会到了战斗时身上所拥有的使命感和荣耀感,以及身在这个集体所带给我的勇气。比赛结束后,球员跨过广告牌来谢场的同时,我们一道展示了赛前所喷绘的横幅,RL用喊话器向球员传达了横幅背后所蕴涵的意义,鼓励球队早日从逆境中崛起。


之后,我们立刻收拾了看台上的装备,并迅速离开体育场前往石家庄北站。这次的征途,匆忙但充实,零时的火车,战斗之外,我们不在此停留。




我们唱着「为了浙江」走在前往火车站的路上。即使声音并不直插云霄,但仍飞得比任何一个人敢想的梦还要遥远。就像一些美丽的鸟儿扑扇着翅膀来到我们褐色的牢笼,让那些墙壁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在那一刹那,牢笼里的每一个人都感到了自由。


Fear can hold you prisoner. Hope can set you free.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