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微信的朋友都知道,最近我在看一些老城老故事,今天偶然看到这篇,是讲浙江体育历史的,很有意思,就分享给大家。浙江绿城有幸以黄龙体育中心作为主场,应该学习学习前辈的精神。

舒鸿与他八十年前的黄龙梦

初到杭州的人或许会有疑问,为什么城里那条繁华的路叫“体育场路”?问过路人,回答是因为路南有个体育场。那什么时候开始有体育场的?不知道。体育场是城皆有,为什么偏是杭州成了路名?依然是,不知道。

    

世上每一条路都有它的前世今生,都有它的过往故事。世上因为有人才有路,所以每条路都有生命在其中。我们一生几乎有一半时间是在路上走,但我们却没有时间在路上更多地停留。如果我们走得慢一点,如果我们走得悠闲一点,也许可以在喧嚣中听到路在说话。

    

这是一个诗情画意的城市,凤起路、浣纱路、采荷路……读一遍这些路名,就让人浮想联翩。但是这条体育场路,却给了城市另一种定义,那是力与美的角逐与相融,那是“吴儿弄潮,越女擅剑”的众生本相。这种光彩被层层路面覆盖,就像时光与道路的合谋,大千世界成了它们的过眼烟云。

    

如今,让我们拂一拂路面,听听体育场路的前世今生。

    

昔日大营盘

    

1932年春天,一个细雨飘飞的上午。在上海一座古朴精致的宅第中,前浙江省主席张静江正在家中养病。这一天他早晨起来翻翻日历,啊,“4月1日!”张静江叹出声来。这个日子让他铭心刻骨啊。两年前的这一天,是他在世人面前最风光最荣耀的时刻。蒋介石、何应钦、宋子文、杨杏佛等一大群达官贵人,都在他的左右两边,听着他中气十足地宣布:第四届全国运动会,现在开幕!

    

张静江一生政坛、商界经历无数,最难忘的是杭州西湖,和在西湖边办的两件大事,这就是1929年的西湖博览会,和1930年的全国运动会。那年西湖边上的博览会办得真是风光无限,结果原本定在广州举行的第四届全运会也改到杭州来了。不过运动会与博览会不同,非常专业,前三届全运会可都是有外国体育专家帮忙的,这第四届该怎么办?


data-ad-format="fluid"
data-ad-layout="in-article"
data-ad-client="ca-pub-1783333633537099"
data-ad-slot="9505707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