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熟悉的黄龙体育中心,如果周杰伦演唱会点一位绿城球迷,你猜他想点什么歌送给绿城队?

【佳骏说】周杰伦,我想点一首歌送给绿城

我猜是那首《说好的幸福呢》。特别是那句:我懂了,不说了,爱淡了,梦远了,那些爱过的感觉都太深刻,我都还记得,你不等了,说好的,幸福呢?

如果你看绿城十年以上,有没有戳中泪点。

这是今年的第一篇“佳骏说”,我和巨胖(一起绿城吧负责人)说,30%是因为我懒,50%是因为队伍没有起色,20%是因为今年写了几十篇微信,还没写过低于一万+的微信稿。写这个,意味着记录就此终结。

但昨天的话题又勾起了内心的涟漪——还记得降级那天,你在干嘛?

【佳骏说】周杰伦,我想点一首歌送给绿城

我觉得故事要从降级前一天的花絮讲起,那天顺路送我们球队的马领队回家,就是知名绿城球迷马艳艳。是白天,不是晚上。她下车时,我说绿城的降级可能性是50%,马艳艳深以为然,说她明天保级与否都会忍不住哭的,我也深以为然。

马艳艳下车后,坐在后排的朋友问,你真的认为绿城有50%的保级可能?我说有的,但没有另外那50,一点用都没。他问我是什么,我说:人和。

我在钱江晚报体育部实习一年半,专跑绿城。加上以前看球的经历,去年三轮出现的诡异现象已经将绿城指向了降级的终点。人和,圈外人将信将疑,圈内人,深信不疑。

当天,我将工作证给了朋友,让他在内场用手机和DV记录下晚上的故事,有可能是绿城足球队在中超的最后一瞥。然后在家里翻老碟,最后找不到刘欢的重头再来,就拿了张姜育恒的再回首。晚上回家开车可以听着应景。

我和巨胖说,到家先别急着发公众号,俱乐部会开会,总有人会出来说几句比如待从头恢复旧河山的话,等他说完了再发。他有点不信,我说等过了今年,以后会是常态,最多地方不同,有时一张圆台面,有时几张长方桌,有时球场边拿个大喇叭。

怀着一丝侥幸心理来到黄龙,结局不出意料,绿城降级。

我一如既往安静地退场。从2001年绿城来杭开始关注,2007年中超至今,仅因高考缺席一个黄龙主场。看球的朋友从最多时的10个,变成了现在一两个。

有些人离开,是因为我看球没激情,和歌剧似的,从头到尾不骂一句,进球了站起来鼓个掌,丢球了叹声气。

但大多数人离开,是因为球队。要不是少年情怀,谁愿和它长相厮守。

一个转看上港的球迷炫耀:把镜头拉近点,让你看看,我现在的球队多漂亮!虽然绿城踢得臭,你们眼睛也瞎了,但是我还是想祝福它。

退出球场,发现路堵得和心情一般。欣慰,人之将死,送终的也多。仔细一看,许多男男女女却面露微笑,手拿荧光棒,一打听,西湖音乐节也同时散场。降级的阴霾还没到曙光路,就消散开来,直至体育场路,已烟消云散

我和边上的妹子感叹: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她点点头,我想她心里肯定瞧我不起:人家喜欢音乐,可没得罪你喜欢足球的。

那一夜,我现在的部门,也就是房产部,破天荒用微信头条发了足球新闻。四个字:绿城降级。有人在后台提问:真没想到,那以后绿城就做毛坯房了吗;有人鼓励:加油绿城的小伙子,看好你们总有一天会站着最高的舞台,获得世界杯的冠军。

降级夜你在哪里,在干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明年这个时候,绿城足球在哪里?

有些爱只给到这,真的懂了,怎么了?你累了,说好的,幸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