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绿城吧# 绿城球迷原创公众号              【佳骏说】情深深雨蒙蒙,1个10年烟雨中

OGURO:

差不多一年前的这个时候,我请我的好朋友王佳骏帮我们这个平台写点什么。他也傻,这年头还有不要稿费的,一年的时间里陆陆续续供了不少文章。

这些年保级,唯有今年和2009年的最后一轮,主动权不在自己手里。今天准确地说,是绿城冲超庆典的10周年,我们换个话题,不说保级。再说这些炒冷饭也毫无必要。

我们说点稍微开心的事。

我曾经一直以为,踢上了中超,就是幸福的开始。

中甲(甲B)到中超,用了6年。航海的那一声终场哨,就像歌唱得一样美:我们绿城一定会成功。

 

冲超夜,老板宋卫平特意穿上了一件大连实德队的外套,右胸前绣了八颗星。当时,他希望这些星星有朝一日能绣在绿城的队服上。一转眼,已经是绿城征战中超的10个年头,绿城的球衣上,一颗星都没有。

不管这些年我们是否如愿,但10年前的那个礼拜,我们一定是幸福的。

【佳骏说】情深深雨蒙蒙,1个10年烟雨中

记得当初你侬我

侬车如流水马如龙

美妙的是,绿城提前一轮冲超,而且是在客场——有充足的时间准备,在最后一轮主场完成庆典。

【佳骏说】情深深雨蒙蒙,1个10年烟雨中

无数辆汽车开向黄龙,无数人头拥向黄龙,无数个喇叭逼近黄龙,无数声喊叫袭向黄龙。我骑着自行车市场120元买来的山地车夹杂在庆功游行的队伍。黄龙附近的花车、彩车、大巴、私家车,“中超我们来了”、“我们是中超”的字眼无不充斥着浙江人民的喜悦。

相同的是座无虚席,截然不同的是心情。2001年5月19日,浙江球迷怀着对甲A的渴望完成了一次聚会,但那是一次悲剧。但这一天,浙江球迷怀着享受的心情赶赴了派对,这是一次盛宴。

宋卫平为比赛作了最精确的定义:这是一场城市秀。凭借提科的梅开二度,浙江绿城2∶0战胜湖南湘军完成中甲告别战让人快乐,但或许很多人从走出球场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忘记了比分。

【佳骏说】情深深雨蒙蒙,1个10年烟雨中

那一天,似乎不是浙江球迷的狂欢,而是整个浙江的狂欢。

人浪一次次袭来,一面巨大的国旗和一面巨大的绿城队旗,从看台上一次次地移过。球迷们举起了可以展开当做围巾的长球票,然后是蔓延,一次不可阻挡的蔓延。所有人都举起了球票,绿色统治了整个看台——这是绿城主场最壮观最让人心潮澎湃的一幕,前无古人,直至今日,仍无来者。

一曲高歌千行泪

情在回肠荡气中

 

当我以记者的名义“忽悠”过保安混进庆功宴时,绿城俱乐部副总经理彭军抱着冲超功臣黄隆大哭,他实在太高兴,高兴得有些醉了。有人在台上唱歌,几乎听不起他在唱什么,只记得歇斯底里嘶哑的声音,我已经忘了是谁。

【佳骏说】情深深雨蒙蒙,1个10年烟雨中

而另一边,队员们把总经理沈强高高举起,抛向空中,积压的情感倾泻,沈强老泪纵横。多年来,沈强为了绿城冲超,熬尽心力,白发丛生。

在河南,他紧张得不敢去现场,结果错失庆祝提前冲超的感人场面。当绿城以最完美的结局来庆祝冲超成功,沈强终于可以和球员、球迷一起,去体验心中渴望的那份快乐。

宋卫平坐在一个显眼的位置,并不是位置有多显眼,而是被人围着祝贺,围着敬酒。老宋穿着一件拉夫劳伦的红色POLO衫尽显喜气,笑逐颜开。“来,白的,满上!”

我和几个朋友怯生生地过去要签名,老宋来者不拒。突然看到几张稚嫩的面孔,老宋有些惊讶,然后饶有兴趣地问我们在哪里读书,看绿城几年了,我们一一作答。

 

盼过春夏和秋冬

天涯何处是归鸿

 

庆功宴上,我从沈刘曦身上剥下了一件冲超纪念服,高中那会,只要是和女生第一次约会,温度适合,总会穿上,这是当年我认为最漂亮的衣服。

【佳骏说】情深深雨蒙蒙,1个10年烟雨中

回去的路上,骑着车在大马路,突然忍不住大声喊了一句:我们是中超!竟然有路人回应道:我们是中超!我们几个朋友凑钱买了瓶香槟酒,从来没有开过,喷得浑身都是,也许是太过兴奋,喝了几口就感到了微微头晕。

花看半开,酒饮微醺。这也是最美妙的一次饮酒。“宋总,我当年和您说,我的理想是做一个绿城记者,你说很好很好。”10年后,宋卫平坐在我面前,抽着和当年同样牌子的香烟,他笑了,“没想到这么多年你都坚持了下来,不容易,太感谢你们的厚爱。”他聊起足球,只是没有了当年的豪气。

其实当年和老宋的谈话还有下半句,“绿城多久可以拿冠军?”宋卫平说:“绿城要3年冲中超冠军。没有这个雄心,我还搞足球干什么?”

【佳骏说】情深深雨蒙蒙,1个10年烟雨中

没人会去指责老宋当年的海口,成事在人,谋事在天。他感谢浙江球迷,浙江球迷也感谢他,就像谢谢你的爱1999一样,谢谢我们的2006。

【佳骏说】情深深雨蒙蒙,1个10年烟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