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尊重本人习惯,所有“冈”用“岡”代替,敬请理解。)

58岁的岡田武史和他未来十年的事业与梦想(下) 

   杭州绿城中泰基地的4号场,草皮有点秃了。岡田武史低声念出了记事本上的这条信息,坐在他身边的俱乐部副总经理黄凡农点着头,将每条意见记下来,然后加以回答。这是顾问的日常,只不过涉及到一线队和预备队,由于特鲁西埃的存在,岡田武史并没有太多建议。大家都是主教练,都明白所需要的尊重是什么。

   

   就像午饭去一楼吃还是二楼吃?这样的问题会让岡田武史有些犹豫。二楼是员工食堂,而一楼是一线队及教练食堂。岡田武史希望去一楼见见队员,但担心特鲁西埃在。“我去了要和队员打招呼,这对特鲁西埃有些不尊重。”

58岁的岡田武史和他未来十年的事业与梦想(下)  

   岡田武史更在意日本教练负责的U-18和U-16两支球队。U-18被他带到日本参加了SANIX杯,这是一项类似潍坊杯的,略有传统的青年足球邀请赛。杭州绿城的成绩不佳,但回国之后却取得了23连胜。看到了去海外比赛的成效,岡田武史希望夏天的时候,再次把两支球队都带到日本,进行集训。

   难处在于资金。两支球队都肩负着全运会的任务,但省体育局给出的资助却颇为有限。杭州绿城每年在青训上的投入不少,但这次岡田武史的海外集训要求是在年初的预算之外的。黄凡农有点为难,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

   每年5次来到中国,反过来说,也只有5次机会。除了像这样的面谈,也少不了和俱乐部上上下下的饭局。临走前,岡田武史请日本教练组吃了饭。这样的饭局上,即便酒过三巡,突然谈起什么工作相关的话题,岡田武史也会马上从包里掏出小笔记本,切入工作模式。

  相比之下,去今治的次数,一个月就有6次。虽然是球队的老板,但岡田武史偶尔也会介入一线队的训练。一次网式足球的对内比赛,岡田武史设立了1000日元(约合50人民币)的晋级奖,宣布的时候队员爆发出了巨大的“WOW”的叫声,这让岡田武史吓了一跳。他想起了之前的集训。由于球员平时都有自己的职业,集训是要霸占大家的工作时间的。所以岡田武史决定,每人每天发3000日元(约合150人民币)的补助金,当时队伍发出了同样的“WOW”的声音,甚至还有队员夸张地振臂高呼。

   岡田武史有点懵,“激动成这样?我说的是三千,不是三万吧?”他有点忐忑。

   “那些球员很纯粹,除了场地的硬件条件什么的,球队的训练和比赛,与职业球队其实没有太大区别。”

   关于FC今治一线队的目标里,有这样两条:

   1、2025年成为经常能争夺J1联赛冠军的球队,以夺取亚冠冠军为目标。

   2、2025年FC今治为国家队输送5名以上国脚。

   “看到今治在J1夺冠的那一刻的岡田武史,是什么状态?”我问。岡田武史带着微笑沉默了几秒,“大概会哭出来吧。”

  

   除了赛季末,岡田武史从来不在赛后谢场,他认为那是球员的工作。但本赛季今治的首场联赛,3:0的比分之后,岡田武史满怀激动地答谢着球迷。当时的原话是“感谢球迷大人(様)”,那是日语中对对方称谓的最高级。”那一天,岡田武史看到的是只能容纳600人的球场,涌入了1200人。对于这样一座小城市、这样一支小球队来说,1200人是个天文数字。

   过去这些年,宋卫平为绿城足球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国内顶级的训练基地,和并不隶属体育系统,而是属于绿城教育系统的足球学校。在宋卫平的理念中,足球学校的首要任务是还原足球的教育功能,而不是培养球星。当然,其中走出的石柯在上一个转会窗中卖出了高价,值回了此前的培养经费。

   在FC今治的计划中,却没有考虑培养球员卖出高价这件事。和钱相关的,一是在2020年修建一座以培养为目标的训练中心——岡田武史希望在其中修建顶级的研究室,吸引日本甚至世界优秀的体育研究人才;此外就是在2023年修建一座2万人规模的复合型智能体育场。

  从俱乐部向酒店的车上,高迪的电话打了进来。听说我和岡田武史在一起块儿,高迪希望托我转达一些话。“岡田教练对我好,所以我总是想找个机会见见他,表示感谢。”

   2012年的时候,岡田武史在预备队比赛中发现了高迪,俱乐部谈判花了不少力气,才以租借身份将高迪带到杭州。一年的时间,高迪出场21次打进5球。之前在鲁能的5年时间,高迪总共只有10次出场,打进1球。

   “没有岡田教练就没有我的今天,没有他我可能再没有机会站在中超的舞台上。”高迪说。“那以后继续来我的球队效力吧,只怕我们付不起你的工资。”岡田武史半开着玩笑,但也是实情。如今中国顶级球员的工资,别说是今治,就连日本顶级俱乐部也是负担不起的。

   “日本体育产业和欧洲相比,还非常不成熟,俱乐部过度依赖大型赞助商。现在正在努力的‘岡田系统’,是以其本身作为商品的。”

   “TEAM OKADA”限定100个名额,每月花费10800日元,就可以加入这一团体。成为岡田武史的“师爷”之一。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讨论会,再根据大家的不同兴趣点,进行分组讨论。关于青训、发展模式或者一线队训练,讨论的话题形形色色。当然,这100人来自社会的不同阶层、不同职业。岡田武史希望能听到更多的声音,对FC今治认真的建议。

   2025年,岡田武史将要68岁。“那时候不会觉得年纪太大了吗?”我问。“其实还好,在日本很多人都工作到70岁之后的。”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0点,岡田武史突然想起了什么:“今天亚足联有竞选,不知道田岛幸三结果如何。”

   作为日本足协的代表,田岛幸三要竞选的是国际足联的执委,得到“当选”的答复后,岡田武史又抄起了手机,开始给田岛码祝贺的短信。

   放下手机的时候,岡田武史的眼神有点儿发飘。他不好意思的笑着:“那个…我好像真的有点儿困了。”

58岁的岡田武史和他未来十年的事业与梦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