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战未知世界的喜悦与重压

岡田武史

(日本经济新闻2015年2月24日刊登)

2月23日,在爱媛县今治市举行了FC今治的新体制公开发布会。托大家的福,新生FC今治聚集了许多优秀的工作人员,赞助商的谈判也在顺利进行中。球队上下正为了4月6日四国联赛的开幕而积极地准备着。

◆从亚洲杯看日本国家队的问题点

在谈论FC今治之前,我想稍微聊一聊在亚洲杯四分之一决赛中点球负于阿联酋队的日本男足。

这届亚洲杯的比赛整体内容我觉得并不差。阿吉雷并没有很充分的时间来实现球员配置和战术的调整和变更,于是他理智地选择了沿袭前任主帅扎切罗尼的一些做法。在16支参赛球队中,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的整体水平还是较其他球队高出一筹的。

但是日本倒在了四分之一决赛。给我的感触是,这支日本国家队在各种必须条件完全具备的情况下能够发挥出强大的实力,但只要这些条件稍有偏差,球队就会出现极大的波动。这种倾向在去年的巴西世界杯中也有体现。

让我们来分析一下日本队在小组赛最后一场对阵约旦的比赛中本田圭佑的进球。冈崎慎司巧妙地在禁区摆脱防守后左脚射门,守门员扑救脱手后,从另一侧插上的本田补射进球。我们可以发现在冈崎慎司在禁区左侧带球的同时,本田已经在另一侧开始跑动。即便是冈崎不选择自己射门而选择传球,本田也会顺利的将球打进吧。通过禁区两侧的跑动配合进而得分的手段对于日本这样的球队来说是较为可行的。

类似的场景在对阵阿联酋的比赛中也有出现。这一次冈崎选择了较高角度的射门,而反观另一侧,这一次,本田并没有提前跑位。

每当国家队陷入进球荒的时候就会有人说是因为“临门一脚的决定力不足”,或是因为“没有真正的前锋”。对阿联酋的比赛中35次射门机会只得了1分便是其中典型。但是,如果不切实考虑在无锋的情况下的得分策略,这个问题将永远不会得到改善。

◆必须分析“为什么失败”

我在上文提到的“禁区两侧的跑动配合”只是其中的一个例子。当一侧有人持球的时候另一侧一定要有队友前插跑位进行支持。这种配合不应该是比赛场上偶然为之的,而是所有场上球员应该共有的意识。相信通过加强这种意识,“决定力”也会得到提升。

由于西班牙方面的法庭接受了检察方关于涉嫌假球的告发,日本足协解除了与阿吉雷的合同。亚洲杯结束后,媒体的话题始终集中于阿吉雷的假球疑惑以及下任国家队主教练的人选问题,但从一个曾经站在执教第一线的人的角度来看,比起这些事情,我们这些足球工作者更应该做的是分析“我们为什么失败”。

无论是世界杯还是亚洲杯,用一句“虽然结果不如人所愿但比赛内容尚佳”来搪塞的话,我们将始终无法察觉到失败背后隐藏的问题,进而陷入更大的危险的陷阱之中。一旦陷入了这样的恶性循环,“不管谁做都是一样的”“不管怎么做都改变不了现状的”,这样的信任危机便会蔓延开来。这与日本现在的政治状况不无相似之处。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让我们回到FC今治的话题上来吧。普遍来说,职业足球俱乐部是由负责人事财务等工作的总务型部门和负责梯队培养、有效引援等球队事务的强化部门这两大块组成的。虽然规模远不及J1和J2的俱乐部,FC今治也正为了形成这样的组织架构而努力着。

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能让我拍着胸脯说出这句话的,是我们除了有着普通的俱乐部应有的“强化部”之外,还有一个被称之为“METHOD(方法)事业本部”。将FC今治独有的“OKADA METHOD(岡田训练法)”通过理论和实践加以提炼,并不断地将其更新与普及,这个部门可以称得上是FC今治的核心部门了。

撑起这个方法事业本部的是大木武、吉武博文、真藤邦彦这三位。大木曾经担任过J联赛甲府风林和京都不死鸟的主教练,在2010年南非世界杯时还担任过我的助手。

吉武是知名的青训专家。曾经是教员的他,在大分三神的青训部门工作时的指导能力得到了日本足协的认可,随后带领U-17日本国家队连续两届征战U-17世界杯。

工作人员中最年长的61岁的真藤先生则是以广岛为工作中心,曾经担任过广岛三箭的青训部长以及日本足协教练员培训讲师等职务。

◆超越过去的自我

大家都是十分优秀的教练员,然而我从他们身上感受到的最大的魅力,是他们在和我沟通时能够毫无顾忌地对我说“岡田先生,我觉得这样不对”。FC今治的理念很可能在今后极大地左右日本足球的发展方向。为了将这个理念打造得有足够说服力和影响力,我必须超越以往的自我。当我表达我的足球观的时候,如果周围的人只对我说“您所言极是”“我赞同您的意见”,那我不会取得任何的进步。足球是一项深奥的学问,比起我一个人的有限的思考,我还需要听取更多的有识之士的看法。

我从几年前就开始关注吉武博文这个人。我在担任杭州绿城的主教练的时候,曾经带着绿城的梯队参加在福冈举行的Sanix杯国际青少年邀请赛。那时吉武带着日本U-17国家队前来参赛,经过一些交流之后,我感觉他是一位有着优秀能力的教练。

于是当我决定接手FC今治,开始构想需要什么样的工作人员的时候,我的脑海中立刻出现了吉武的名字。

◆为求人才不遗余力

让人惊讶的是,在去年9月的U-16亚锦赛上日本未能进入四强,从而失去了只有四强球队才能获得的U-17世界杯的入场券之后,吉武引咎辞职。虽然这样说有点对不起日本足协,但这个消息对我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喜讯。于是我立刻拜访了吉武,努力地说服他加入我的团队。

真藤先生是通过吉武的介绍而认识的。虽然年纪比我还大,但他乐于创新,十分热衷于学习最新的足球理论。

说实话,凭FC今治的财力难以负担起这三位的薪资。真藤先生甚至是无偿地接下了FC今治的技术顾问的工作。吉武和大木的薪水一定也比不上他们在担任日本国少队主教练和磐田喜悦青少年主教练时的薪水。即便如此,他们还是加入了我的团队,这真的是令人感激。

除了这三位有着实绩的教练员之外,其他五位青训教练是通过各种渠道听说FC今治的事之后来到这里的。其中甚至有拒绝了J联赛俱乐部的梯队教练员的合同,选择来到今治的年轻人。

“你是单身吗?”

“不是,我有两个孩子。”

“那你还是算了吧。现在的岗位对你的将来更好。”

无论我怎么劝,都劝不动。

“这样你老婆会哭的哟!”

“老婆鼓励我说,你就努力做你想要做的事情吧。”

……

◆初出茅庐的我所肩负的期待

比起J1的俱乐部的综合实力,FC今治简直就是刮阵风就能吹跑的小门户。将来的发展也尚不明朗。即便是这样,大家还是将自己的未来托付给了初出茅庐的我。

球员们也是如此。在看球员的履历的时候我发现有些人出身于一流大学的足球队。只要利用学校的名声,进入好的公司就职也不是什么难事,但他们选择了在今治拿着每个月5万~10万日元(注:约合2500~5000元人民币)的薪水一边工作一边追寻着成为职业球员的梦想。2月上旬,球队进行了有史以来第一次的赛季前集训。由于冬训地在鹿儿岛,球队决定每人每天发放3000日元(注:约合150元人民币)作为球员们请假的补贴时,球员们发出了“太好了!”的欢呼。当时我甚至怀疑我自己的耳朵,想着他们不会把3千日元听错成3万日元了吧……。

去鹿儿岛的最经济的交通方法是坐10个半小时的大巴,但是一路上没有一个人埋怨。和他们交流时,他们眼中透出的是无比的认真,以及对足球纯粹的喜爱。在训练之外,球员们也自觉地管理自己的饮食,处处让人感受到“想要变得更好”的上进的精神。

◆决不能让大家流落街头

随着球队水平的逐渐提高,在现在的阵容当中或许会出现跟不上的球员。但是,对这些在“创业”初期跟随着我的球员们总会有特殊的感情。“跟不上?那你就走人吧。”这样的事我很难做到。在尊重球员选择的前提下,希望这些球员在退役之后能够成为推广“岡田训练法”的教练员。为此,我现在也要燃起斗志,将俱乐部发展得足够壮大。

俱乐部的管理层有曾在外资证券公司工作的高管,也有利物浦大学体育管理专业毕业的人才。被我视为总经理继承人的男生,在从东京的大学毕业后,为了钻研足球去了巴塞罗那留学,与西班牙人结婚后在当地从事着足球相关的工作。因为认识了我,不惜离开居住了8年的巴塞罗那,和夫人一起来到了今治。

在做主教练的时候,只要将精力集中在球队强化以及与球员和教练组的沟通上便足够了。作为经营者,我已经明显感受到了“为俱乐部所有有关人员的生活负责”这一重担,为了不让大家流落街头,我需要更加努力。

◆异于以往的风险与重压

从性格上来说,我向来是乐于接受挑战的。从年轻时代开始就对进入大公司工作不太感兴趣。但这一次,作为经营者所感觉到的风险与压力,与我过去经验过的任何工作都完全不同。

在日本国家队主教练的位置上时也曾肩负过猛烈的压力。但那是一种,集中在短期内的超乎常人想象的重压。现在则有所不同,是漫长的,用三尺白绫勒着脖子般的压力。

面对完全未知的世界,这便是我的全新的挑战。虽已是一把年纪,但面对挑战的时而令人战栗的快感,依旧值得我乐在其中。

(岡田武史   FC今治所有者、前日本国家队主教练)